桃源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实践与探讨

来源:项目办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8日 浏览次数:264 【字体:

近年来,规模化畜禽养殖业快速发展,已经成为农村经济最具活力的增长点,有力推动了现代畜牧业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在保供给、保安全、惠民生、促稳定方面的作用日益突出。但畜禽养殖业规划布局不合理、养殖污染处理设施设备滞后、种养脱节等问题逐渐凸显,已经成为各级领导和广大人民群众关注的热点,也是我们畜牧部门必须面对的难点,只要我们勇于担当、勇于创新、勇于突破,就一定能够化废为宝,推动畜牧业现代化迈向更高水平。

一、桃源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实践

桃源既是一个农业大县也是一个养殖大县,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畜禽养殖污染大县。全县畜禽每年产生粪污约400万吨。畜禽粪污的出路在哪里,怎样变废为宝,自2012年以来,我们就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取得一些有益的经验,为实施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整体推进奠定了坚实基础。我们的主要做法是“四个坚持”

一是坚持政府牵头。县委、县政府把畜禽粪污综合治理摆上重要议事日程,召开了多次政府常务会议研究部署全县畜禽粪污综合治理工作。2012年,成立了桃源县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明确政府办副主任任组长,并从环保、畜牧、城管等部门抽调精干力量,联合办公。每年还预算安排了100万元工作经费。

二是坚持部门协同。县里组建了专门的“治污办”,与治污相关的职能部门都有人员参与,部门之间信息相通,口径一致,避免了“政出多门”,保证了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工作有序推进。

三是坚持政策配套。县政府先后出台了《桃源县畜禽管理暂行办法》、《桃源县畜禽养殖“三区”划分方案》、《桃源县城区畜禽养殖污染专项整治实施方案》、《桃源县人民政府<关于县城区畜禽养殖场(户)退养工作的通告>》等文件。

四是坚持突出重点。目前我们把漳江镇、陬市镇、青林乡和枫树乡作为主攻重点,在原深水港乡新建了年处理鸡粪20万吨的宝胜沼气发电厂,在陬市镇新建了年处理鸡粪40万吨的三尖有机肥厂,新建预处理厂两家。建设无害化处理池1413口,扶持192个户蛋鸡养殖户新建蛋鸡生物有机床,扶持28个生猪养殖户建设绿狐尾藻湿地,县城区350个养殖户全部签订了退养协议书,已拆除349户。

二、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问题

自2014年开始,特别是《湖南省桃源县畜禽粪污等农业农村废弃物综合利用试点项目》实施以来,桃源在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确实取得一些值得推广的经验。但从大面、从全局来讲,仍然存在着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难度大

我们桃源的规模养殖主要集中在“四边”,既规模养殖场大都建在路边、田边、屋边和沟港(溪)河边,当时的出发点是方便运输、方便排放、方法管理,大都处于2014年划定的禁养区内,其占比约为60%-70%。按现时的要求,应属拆除或拆迁的对象,要依靠本县的财力按“三区”划分要求予以治理,只能望而却步。眼下又不能不治理,但难度很大。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意识跟不上。就大部分规模养殖户而言,根本没有“谁污染谁治理”的法律意识,更没有承担污染法律责任的思想准备。第二、技术跟不上。就我观察到的与桃源已经付诸实施的实践来看,途径虽多,形式也各异,但都不能说是成功的经验,都还处于试验示范阶段,还在不断地探索与完善。有的有效果但不具备推广价值,如达标排放,利用现有的设施设备可以完全达标排放,但处理1吨污水要耗费上10元,甚至近20元,一般养殖业主根本没有能力承受,且不要说购置设备还需要大量资金,就是通过项目获取了设施设备,也无法正常运转,只能是装点门面应付检查。再说生物治理,我们县里现在“中扶”、“助农”和“茂胜”三家公司都在推广自己的技术,三家公司为争取用户、争夺市场,相互拆台,互相揭短,实事求是地讲,应当是有各有优劣,都不成熟。第三、资金跟不上。就桃源的实际情况看,仅核心城区350个养殖户的拆迁就需要1800万元,而且是在县级财力十分紧张的情况下预算安排。

二是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进展慢

桃源的治污办已经成立了四年之久,在县治污办的统一协调下,县环保局、县城管局、县畜牧局积极主动配合,目前已经完全退养的756家,已经按照治污办要求配备了治污设施设备的254家,规范处理的661家,共1671家,但相对近4000家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任务仅占41.77%。           

三是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效果差

桃源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应该是起步较早,模式也是多样的,总的来说是有成效的。为什么说效果差呢,主要因素有三。第一、肥料化模式有产能产量桃源现三家有机肥厂,仅三尖有机肥厂的产能就有10万吨,自2014年投产以来,年实际生产规模就没有超过1.5万吨,而且还有产品积压现象,年处理畜禽粪污才5万吨左右,仅占全县畜禽粪污400万吨的1.25%。第二、生物化模式有示范效应规模效应桃源的规模养殖场有近4000家,中扶大地进入桃源已经两年有余,累计建设蛋鸡生化床192个。中国科学院长沙现代化研究所推广的绿狐尾藻,只在28个规模养猪户中推广实施。两者相加也不到220个户,仅占规模大户的5.5%。第三、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运行管理有规章无保障。生物化模式的要害是后期管理,而现在已经建成生化床或引入绿狐尾藻技术的一般都是被动接纳,积极主动推广实施仅有82户,仅占37%,其余都是项目推动的。无论是蛋鸡生化床或绿狐尾藻治污技术在后期运行中都需要业主严格按技术规程操作,如蛋鸡生化床对水就很敏感,如果水嘴不按要求升级改造或者质量不过关,就会因为水份超标造成“死床”而夭折。上述两项技术看起来简单易行实则是既要用心又要持之以恒。

三、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建议

为更好地深入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全面贯彻落实国办发〔2017〕48号文件精神,全力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从桃源的工作实际出发,提出四点不成熟的建议。

(一)从思想认识上纠偏。近年来,社会公众对加强畜禽污染治理、保护生态环境形成共识,全社会关注支持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氛围初步形成。大家都高度关注畜禽污染防治本应是好事,但随着舆论压力和工作压力的不断加大,思想认识也出现偏差,人们一味指责规模养殖、一味指责畜牧部门,甚至是到了十分敏感的地步,“谈粪色变”。有的地方是一关了之、一禁了之,把畜牧业生产与环境保护割裂开来、对立起来。殊不知大规模的畜禽粪污如果变废为宝,将是巨大的资源库,应该正本清源。建议从文件、会议到媒体都要正面宣传、正面引领。

(二)从职能职责上明晰。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不是畜牧部门一家的事,也不能局限于环保和畜牧两家,是全社会的事。湘政办发〔2017〕29号明确的规模养殖户标准起点是否偏高,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首先是要把握源头,也就是我们现在规定的准入审批,如果按照湘政办发〔2017〕29号文件规定的标准进行准入审批,那会给今后的监督管理带来极大的隐患。可能现代化畜牧业发展步伐快一些的县市是以大规模为主,而我们桃源是中小规模为主,大规模为辅。特别是蛋鸡小规模养殖标准起点是15000羽,而桃源大部分养殖规模都是5000羽至10000羽。15000羽以下的蛋鸡养殖场都不需要审批,其后续的管理将是十分艰难的。能不能从源头上适当降低规模养殖起点标准。

(三)从政策措施上引导。要想贯彻落实好国办〔2017〕48号文件以及汪洋副总理、于康震部长和马有祥司长的讲话精神,当务之急就是突破“三大瓶颈”。首先是要突破“种养结合”的瓶颈,种植者与养殖者要实现“角色互补”,也就是说,种田的要依据田土承载能力发展规模养殖,养猪的要依据养殖规模创办家庭农场,变现在的对立关系为对立统一的关系,两者相互依存、相互促进而又相互制约。推广实施这种种养结合的生态模式,可以从根本上消除污染、改良种植与养殖的生产环境,提高产品质量和种养效益,这应该成为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的最主要模式。政府应当给予实行种养结合的家庭农场重点扶持,我想在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整体推进中应占到50%以上。这是生产者和消费者都欢迎的事。其次是要突破“肥料化模式”的瓶颈。抑制有机肥推广使用的主要因素来自两个方面:第一、农民施用有机肥的意识不强。总觉得化肥见效快,省工省时又方便。第二、投入成本偏高。单季施用化肥的成本60—70元/亩,单季施用有机肥的成本80—90元/亩,加上施用量增加一倍,每亩增加人员工资10元,两者相加成本增加30元,相对施用化肥成本增长50℅左右,且短时期内单位产量还会降低5%-10%,虽然产品品质得到提升,但优质不能优价。因而大多数农民不愿用,现在很大程度上都是靠项目带动,像我们县里每年都要组织1-2次,如果完全依靠政府购买行为来推广,恐怕多数有机肥生产企业都会生存不下去。政府能否可以考虑实行直补,用直补政策激励产肥和用肥的积极性,再次是要突破“能源化模式”的瓶颈,多年来全省能源系统推广沼气取得了一些成功的经验,应当说它是治理畜禽粪污的有效途径之一。桃源有12个大型沼气池和近万个中小型户用沼气,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消除了一部分畜禽粪污污染。桃源宝胜投资4000万元兴建沼气发电厂,年发电量1500万度。日处理鸡粪600吨(相当480万只蛋鸡的排粪量),目前第一台机组已投产。沼气池和沼气发电难就难在沼液的处理,本来是非常理想的液体有机肥,但自愿主动使用者只是极小数。如宝胜一台机组一天可以处理鸡粪150吨,而沼渣、沼液的排放量为191.3吨,其中沼液164.6吨、含水量70%的沼渣26.7吨,除循环利用40-50吨以外,其余沼液需要利用车辆或管道输入农田,不然就会形成二次污染。如果靠车辆运输每天将耗费2000元以上。当今的农民患有严重的依赖症,离不开化肥农药,就是仅一田之隔有沼液也不愿意利用,为减少二次污染却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丰富的有机液体肥料资源,不能得到有效利用,非常可惜。就我个人估计,桃源大约有70-80%的沼液白白浪费了,就像我们的桃源黑猪资源场800立方的沼气池,只有一部分沼液输送到了葡萄园,得到了有效利用,而大部分沼液却要依靠多级沉淀池加绿狐尾藻湿地,才能免强达标排放,为消除沼液可能造成的二次污染耗费的资金达到了近300万元。实践证明:沼气是三分建七分管,之所以沼气的杂音多,主要是“建者不用心”、“用者不上心”,建设者当任务,使用者当负担。一方面是土壤板结日趋严重,需要大量的有机肥来改良;另一方面又是大量质优廉价的有机液体肥料被遗弃,甚至造成二次污染。能否通过政策加以调控,可否考虑由补贴建设资资金转向末端补助,如配备“沼气智能化管理系统”,对“三沼”利用情况实施监管并依靠系统数据予以政策扶持。同时建议实行清洁能源同价,让沼气发电享有太阳能发电同等的政策扶助。

(四)从资金投入上扶持。畜牧大县一般都是财政穷县,在财力上很难投入大量的资金。桃源仅县城区退养就需要1800万元,农业大县的财政就是“吃饭财政”,从牙逢里挤出资金治污实在难能可贵。希望进一步加大对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投入力度,特别是对整县推进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项目扶持力度。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