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走进桃源>人物专栏

张唯一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8日 字号:【小】 【大】

张唯一,清光绪十七年十二月(1892年1月)生,县内一甲城乡高峰村一。幼时读私塾和小学,毕业于常德西路官立中学堂,考入湖南省优级师范学校,毕业后,在湖南省中等工业学校任教。民国4年(1915)被选入湖南教育会,任该会主任,代表该会几次出席全国性的教育会议。
      “五四”运动后,张唯一参加毛泽东领导的驱逐残暴统治湖南的督军张敬尧的斗争。民国8年(1920)结识从美国归来的同乡董维键博士,由董介绍,张先后在湖南省公署、省教育厅任教。
      民国15年(1926)初,张唯一加入三民主义学会,参加反对湖南督军赵恒惕的活动,并加入中国国民党,任长沙市党部常务委员。北伐军攻占长沙后,张在新成立的湖南省政府教育厅任科长、秘书等职,并经常为外出的董维键代理厅长职务。
      北伐战争期间,中国国民党湖南省党部中的中国共产党和其他左派势力相当雄厚,张唯一有幸接触革命进步人士如郭亮、谢觉哉、熊瑾玎、董维键等,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和其它进步书刊,因而逐渐信仰马克思主义。
      “马日”事变后,张唯一随董维键潜赴武汉,同时由郭亮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中共武汉市委做内部技术工作,如刻写、油印文件、宣传品之类。
民国17年(1928)初,张唯一随熊瑾玎、董维键等离武汉潜赴上海,在中共中央秘书处任文书科长。中共中央转入江西苏区后,张仍留上海中共中央局文书科,负责保管中央机关某些文件、用品,密写中央文件分发各省。文书科改为技术部时,张任该部部长。
      民国23年(1934)冬,由于叛徒告密,中共上海中央局代理书记黄文杰被迫隐蔽在张唯一住处。次年2月中旬,黄文杰、张唯一同时被捕,被引渡到上海公安局受审讯。张愤怒斥责,力辩自己无罪,对敌人的威胁利诱,毫不动摇,被凶残的敌人将右耳打聋,后判处徒刑12年,关押在上海市南看守所,旋被押到苏州陆军军人监狱。
      “七七”事变后,蒋介石被迫释放政治犯,张获释后,随即赴武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周恩来、董必武、李克农的直接领导下从事情报工作。民国27年(1938)12月赴香港,在廖承志领导下,负责无线电台和机要部门工作。
      民国29年(1940),张唯一在刘少文的情报机关办事,兼为潘汉年做内部联系工作。翌年夏,赴上海正式进入潘汉年的情报系统;民国31年潘汉年情报机关撤回上海,张助潘管理内部工作;潘在不沪时,全盘负责其敌占区的工作。民国35年(1946)10月,张随潘赴香港,助潘负责内部无线电联系工作。民国38年(1949)5月,潘赴沪上海市副市长职,潘的许多联络工作都留给张,因而张此时格外辛劳。
      1949年9月,张唯一奉召离香港赴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
      张唯一长期在国民党白色恐怖统治区域从事紧张而危险的情报工作,患上肺心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加患哮喘病,晚年可谓重病缠身。但张仍任许多要职。1950年1月任中央人民政府情报总署副署长,9月改任政务院副秘书长兼周恩来总理办公室主任,1955年1月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兼副秘书长。
      1955年4月,潘汉年被诬以内奸罪错误逮捕,张受到株连。幸赖周恩来总理出面保护,才免被关押。此后张即写抄“交待材料”,饱受呵斥,身心受到严重损害,致使病情进一步恶化,12月10日后住医院治疗十多天中几度脑缺氧病危。24日弥留之际,周恩来、李克农赶到其病榻前说:“组织了解你,你是好同志!”张聆此语,即含笑而逝,终年63岁。

[打印文章]
微信二维码